“刚开始没人愿意来上这个培训课。” 梁赤民说,由于赞比亚当地不同于中国的法律和政策,培训被看作额外的工作,不但工人们要付出额外的时间,企业也要支付工人额外的费用。在企业最初上报的液压钳工、仪表工等6个学习项目中,人数最少的一个班只有5个人,最多的不过20个人。

与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相似,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也选择了协同企业走出去这条路。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王伟认为,这样可以降低在陌生环境中办学的风险。